當前位置:首頁>>新聞發布>>地方質檢新聞>>地方新聞

志在雪域譜華章
西藏檢驗檢疫局傳承弘揚“老西藏精神”紀實(下)

2017-07-20

  真情注高原,青春獻雪域。西藏檢驗檢疫人用青春、汗水甚至生命踐行著無私奉獻的老西藏精神。

  青春獻高原 

  61歲的達娃次仁,從走出校門到退休,在日喀則工作了38年,把青春年華奉獻給了樟木這個中尼邊境小鎮。尼泊爾大地震後,他與女兒一起在拉薩生活。但是只要提起事業,他依然自豪地説:作為翻身農奴,是共産黨給了我一切。作為一名老黨員,我為國家奉獻為人民做事情決不求回報。 

  戴建西是解放建設西藏十八軍的後代。在一生中的多個時刻,他毅然選擇了堅守在世界屋脊的頂端阿裏,並為之奮鬥奉獻了30年。作為最早一批建設阿裏的拓荒者,他在雪堆裏、在羊圈中、在戈壁灘上睡過覺,在冰河裏救過失陷的汽車,遭遇過狼群和野牦牛襲擊,當汽車拋錨在無人區時曾啃過三天的冷饅頭。那一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致使他昏迷了三天三夜,與死神擦肩而過,在醫院躺了將近一個月。事故給他的頭部留下嚴重的後遺症,影響著他的生活。帶著傷痛他沒有放棄,而是選擇了繼續堅守雪域高原,並在20年後重返阿裏,成為普蘭檢驗檢疫局一員。就在他躊躇滿志,準備為普蘭局奉獻職業生涯最後幾個春秋時,一場大病再次擊倒這位錚錚鐵漢。在一次體檢中他被診斷胃癌早期,必須盡快手術治療,不得不放棄了一生鐘愛的檢驗檢疫事業。

  與戴建西命運相似的還有一個人,他叫旦真次仁。次仁,藏語是長壽的意思,但這個美好的名字並沒有給他帶來健康。他在樟木工作時身患胃潰瘍、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經常躲在角落裏用手捂住胸部滿臉淌汗,走路時常一瘸一拐。領導多次勸他回拉薩治病,他總是找借口謝絕。就這樣,日漸消瘦的他一直在樟木口岸一線忙碌,鑽倉庫、爬貨車、查商品。有一天,他突然接到家裏打來的電話,年幼的兒子得了重病正在醫院搶救。他來不及收拾行囊,急匆匆地離開樟木,不曾想到這一離開竟成了永別。孩子搶救過來了,他卻倒下了,就在同一家醫院,他被診斷出惡性腦瘤,不到一個月,年僅46歲的他帶著對西藏檢驗檢疫事業的無限忠誠走了。彌留之際,他叮囑家人把骨灰撒在雪山上,撒在拉薩河裏,死也不願離開奉獻了一生的熱土。

  精神新傳人 

  2011105日,普蘭丁嘎山口,普蘭局工作人員接到當地村民舉報有人走私尼泊爾活牛5個小時後,大家和當地公安刑警在日喀則地區薩嘎縣截獲尼泊爾活牛71頭、死牛9頭,共3輛大貨車。經隔離觀察,偷運入境的牛無傳染疫病,該局作出原路退運出境處理。

  扎西達瓦是普蘭局年紀最輕而且是唯一懂當地方言的幹部。他主動要求參與退運工作。丁嘎山口海拔高、雨雪頻繁,氣候惡劣,一部分黃牛在退運半途中死亡,協助退運的一些人提出就近處理。扎西達瓦想到邊境一線動物疫病疫情復雜,更擔心不法商販再次鋌而走險,堅決反對就地填埋。當晚,在沒有人煙、沒有手電筒照明的情況下,幾個人又花五六個小時把13頭死牛沿著崎嶇的山路裝車運回山下,在填埋場進行了焚燒消毒深埋處理。對圍圈場地實施消毒處理時,裝在噴霧器裏的水瞬間結冰無法使用,被打濕的鞋子、襪子和手套也結了冰渣,彎腰脫鞋時,手腳根本不聽使喚。那次之後,扎西達瓦患上了嚴重的風濕病。每當普蘭下雨或下雪前,隱隱作痛的關節炎讓扎西達瓦成了普蘭局的天氣預報員

  彝族姑娘蔣麗莎大學畢業後到普蘭口岸工作,卻從不敢告訴家人那裏的環境。她説,最難熬的日子不是工作環境艱苦,而是想家的時候。2015年中秋節,普蘭口岸入境遊客特別多,當時口岸只有3個人上班,一直忙到深夜才下班,給家裏打電話已經沒人接了。過了好久小蔣才知道,那天鄰居家有説有笑,冷冷清清的家裏只有媽媽一個人守在電話旁等到深夜。每當想家的時候,小蔣就會躲到無人處偷偷流淚。在普蘭口岸,這樣的年輕人還有許多,西藏大學畢業的于寬輝,結婚之後每年和妻子團聚的時間不到4個月;納西族年輕幹部木春強,不到30歲就因飲用水質差而不斷脫發。

  這些年輕的脊梁,夯築起了雪域高原國門安全屏障。

  20175月,西藏局女幹部徐大鵬從拉薩來到卡龍村。兩天的顛簸,一路上伴隨她的是胸悶、氣喘和耳鳴等強烈高原反應。剛下車,她還受到特殊禮遇”——雖然已是初夏,可是大風卷著黃土打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經過一路奔波,她第一個念頭就是舒舒服服洗個澡,沒想到這個簡單的願望卻是無法實現。按照駐村工作隊慣例,每15天派一批幹部到200公裏外的縣城補充食品順便洗澡。只有一臺通勤車,大家至少一個月才洗一次澡。

  盡管在西藏工作了20多年,但她每天晚上最痛苦的還是無法入睡,即使一天三頓變著花樣吃也沒胃口。夏天雨季來臨時,河水夾雜著泥沙,飲用水成為了最大難題。購買生活物資,需要到往返280公裏的薩嘎縣城,路上需翻越2座海拔4800多米的高山。罐頭和幹菜是主要食材,吃口新鮮肉和蔬菜是最大的奢望。由于長年吃不上蔬菜,大家的嘴唇上都是一道道幹裂的血口子。

  今年5月,20多歲的女幹部武歡從拉薩來到海拔4500米的差那村。到駐村點後,高原反應越來越嚴重,村支部書記不斷提醒她多喝水,但問題是喝水就要上廁所。村裏唯一的廁所在鄉政府院內,天一黑就無法出門。後來她就養成了晚上七點以後不喝水的習慣。駐村點生活用水要從村外的水溝裏背回來,放在水桶裏沉淀後才能吃。洗衣服要到村旁的小河邊,內地已是春暖花開,但這裏卻沒有一點夏天的痕跡,冰涼刺骨的河水凍得雙手生疼。

  幾年來,一茬茬武歡為村民捐贈物資、宣傳惠民政策、解決村民糾紛,幫助村裏修建水渠、羊圈和通往牧場的道路,用實際行動踐行著老西藏精神,爭當這一精神的傳承人。

  西藏不是寂靜無聲的荒原,而是充滿生命律動的熱土。艱苦惡劣的自然環境並沒有阻擋住西藏檢驗檢疫人探尋和徵服雪域禁地的腳步。高擎老西藏精神大旗,用忠誠至上賦予艱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新內涵,踏雪而歌當好黨旗下的質檢人,保國安民為實現質量強國夢砥礪前行。(吳天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