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總局領導>>支樹平>>領導講話

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 築牢國門生物安全防護網
質檢總局局長、黨組書記 支樹平

2017-04-17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國家安全,強調要準確把握國家安全形勢變化新特點新趨勢,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國門生物安全屬于非傳統安全,是國家安全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堅持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統領,築牢國門生物安全防護網,為改革發展提供堅實的安全保障。

  一、切實擔負維護國門生物安全歷史責任

  國門生物安全是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課題。它是指一個國家農林牧漁業生産、生態環境和公民身體健康相對處于不受境外動物疫病(含人畜共患病)和植物有害生物威脅、國家生物物種資源得到有效保護的狀態,以及持續保持安全狀態的能力。保障國門生物安全,核心措施是實施進出境動植物檢疫,防范動植物疫病疫情和有害生物跨境傳播,防止外來物種入侵。歷史上,由于這方面工作缺失或弱化帶來的慘痛教訓數不勝數。20世紀40年代,美國白蛾從美國傳入歐洲和亞洲,並于70年代傳入我國,直接危害的森林植物和農作物達300多種。1978年,馬耳他一個農戶因給豬喂食了來自疫區國際航班上的泔水,引發非洲豬瘟爆發,當局被迫組織撲殺全部活豬,導致馬耳他全國3年內無法養豬。1982年,松材線蟲通過貨物木質包裝從日本傳入我國,在南京中山陵首次被發現後迅速擴散至10多個省份,不僅帶來高額經濟損失,還嚴重威脅國家林木安全。1986年10月,英國東南部阿福德鎮的一只奶牛因患“瘋牛病”死亡,直到10年後一位年輕人死于涉嫌由“瘋牛病”引起的“克雅氏症”,一場震撼世界的瘋牛病危機由此爆發。據不完全統計,全球每年因外來物種入侵所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4000億美元。有鑒于此,世界各國不分社會制度、經濟水平、歷史背景、種族文化等差異,均不同程度地重視和開展進出境動植物檢疫工作,最大限度地保護國門生物安全。為加強世界范圍動植物疫病疫情傳播危害的管理協調,促進相關領域的國際交流合作,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國際植物保護公約(IPPC)等專業性國際組織也應運而生。

  我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工作也經歷了由無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歷程。新中國成立之前,國家貧弱,列強淩侮,國門生物安全無從談起。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對外貿易蓬勃發展,國際交流合作日益密切,人員往來日趨頻繁,國門生物安全進一步引起了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進出境動植物檢疫工作不斷加強。著力建立健全法律法規制度,逐步形成了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及其實施條例為主幹,涵蓋十余部法律法規、400多個部門規章的進出境動植物檢疫制度體係。著力建立健全體制機制,建立了質檢、農林、商務、海關等多部門密切協作,覆蓋海、陸、空口岸,囊括進出口貨物、出入境人員、國際郵件快件、國際交通工具的立體式國門生物安全管理體制。著力加強頂層規劃設計,加強進出境動植物檢驗檢疫、健全國門生物安全查驗機制、嚴防並治理外來物種入侵和遺傳資源喪失、口岸動植物檢疫規范化建設等內容,分別寫入中央政策文件或國家發展規劃。

  作為保障國門生物安全的重要部門,質檢總局具體負責進出境動植物檢疫監管工作。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下,在各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質檢總局及所屬全國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認真履行職責,嚴密防控國外重大動植物疫病疫情。我們不斷加強技術能力建設,制定技術標準738項,建立國家、區域重點生物安全實驗室77個。我們不斷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先後成立了進出境動植物風險分析委員會、進出境生物安全研究會、進出境動植物檢疫科技專業委員會和24個專家組。我們不斷加強國際交流合作,與78個國家或地區建立多雙邊合作機制,積極參與世界貿易組織(WTO)、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AC)、OIE、IPPC及相關區域組織的活動,認真開展《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和《生物多樣性公約》(CBD)履約執法工作。我們切實嚴格執法把關,有力防范了高致病性禽流感、瘋牛病、施馬倫貝格病、非洲豬瘟、地中海實蠅、小麥矮腥黑穗病、舞毒蛾等重大疫情疫病傳入。“十二五”以來,進境有害生物截獲種次年均增長率26.8%,累計截獲外來有害生物8945種,僅2016年就截獲外來有害生物5702種、109萬種次,有效保障了國內農林牧漁生産安全、生態環境安全和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

  二、全面防范新形勢下國門生物安全風險

  隨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和對外開放不斷擴大,進境動植物及其産品種類和來源地更加廣泛,非法攜帶和郵寄進出境動植物增勢明顯,全球范圍內動植物疫病疫情多發頻發,傳播渠道更為復雜,不確定性不斷增加,給國門生物安全保障工作帶來嚴峻挑戰。特別是當前國際地緣政治形勢復雜,極端恐怖主義勢力猖獗,各種風險因素相互交織,國門生物安全的內涵和外延已經突破傳統意義上的疫情疫病防控,需要重新審視其歷史使命和職責定位。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新形勢下維護和塑造中國特色大國安全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也為新形勢下加強進出境動植物檢疫、維護國門生物安全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總體國家安全觀強調,既重視傳統安全,又重視非傳統安全,構建集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體的國家安全體係。國門生物安全作為重要的非傳統安全,必須著眼國家總體安全,不斷增強風險防控意識,提高安全保障能力。

  要著力防范生態安全風險。國門生物安全是生態安全的重要屏障,也是其核心任務。要不斷完善集疫病疫情、風險分析、技術法規、應急預警為一體的國門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體係,強化檢疫準入體係評估,推進國門生物安全監管分層、企業分類、風險分級管理。要嚴格依法把關,加大口岸查驗力度,不斷提高把關的有效性和精準性,防范外來物種入侵,堅決禦疫于國門之外。尤其要緊盯已經確定的440余種屬檢疫性有害生物,嚴密防范由此可能引起的局部、區域乃至全境性的嚴重生態危害。

  要著力防范資源安全風險。隨著世界經濟格局的調整,新興經濟體和傳統發達經濟體對于資源需求的矛盾日益凸顯,世界各國紛紛將生物資源的佔有與開發納入戰略范疇,生物資源已成為各國資源爭奪的新領域。我國作為生物多樣性大國,長期面臨生物資源流失的巨大壓力。要認真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生物物種資源保護和管理的通知》要求,建立健全生物物種資源出入境查驗制度,加強出入境檢驗檢疫,對出入境生物物種資源嚴格查驗,築牢保障生物資源安全、防止物種資源流失境外的堅強屏障。

  要著力防范經濟安全風險。在世界經濟復蘇緩慢、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形勢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作為重要的技術貿易措施,已經成為一些國家隱性限制進口的工具。近年來,我國出口企業遭受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導致的直接損失不斷增長,2016年達到了933.8億美元。因此,必須充分發揮國家技術貿易措施部際聯席會議的作用,既要遵循規則,主動防范並及時打破國際貿易技術壁壘,又要因勢利導,妥善處理好引進資源和産業發展的關係,服務“優進優出”,促進提質增效,防范經濟安全。

  要著力防范社會安全風險。近年來,隨著新型寵物熱的興起和人畜共患病的不斷發生,國門生物安全已經成為社會安全領域的熱點問題。要不斷完善口岸“檢疫官—X光機—檢疫犬”綜合查驗模式,改善一線執法設施設備,加強檢疫處理工作,提高進境旅客非法攜帶物和郵寄物檢出率。尤其要加強與安全、公安、海關等部門執法協作,嚴厲打擊非法攜帶郵寄箭毒蛙、毒蜘蛛、毒蝎子、活蛇等高風險生物入境行為,最大限度防范和消除生物恐怖襲擊隱患。要密切跟蹤國際動植物疫情疫病動態,提高預警和應急處置能力,有效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瘋牛病、Q熱、登革熱等人畜共患病跨境傳播,避免引發重大社會公共衛生安全事件。

  三、不斷提升國門生物安全保障水平

  面對日益增多的風險和挑戰,進出境動植物檢疫工作還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一些法規制度要求不適應形勢變化,檢疫執法能力有待加強,公眾國門生物安全意識不夠強,國際和區域跨境生物安全水平參差不齊,相關法規、標準等效性差,生物安全信息溝通不暢,合作共治機制不健全,等等。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必須切實加強自身建設,築牢國門生物安全防護網,不斷提升國門生物安全保障水平,堅決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一要增強綜合實力。全面開展口岸動植檢規范化建設,啟動全國動植物保護能力提升工程專項,將資源更多向口岸一線執法傾斜,加大對保護國門生物安全所需的物資、技術、裝備、人才、法律、機制等保障方面的能力建設。加大執法把關力度,繼續開展“綠蕾”專項打擊行動,對非法攜帶、郵寄植物種子種苗進境等檢疫風險高、公眾反映強烈的行為,堅持出重拳、下重手,堅決遏制其多發高發的態勢。進一步加強與公檢法等司法部門的信息共享和案情通報,健全進出境動植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機制。進一步加強與環保、交通、農業、海關、林業、旅遊、郵政等部門的協調配合,加強信息通報和資源共享,開展執法聯動專項行動。

  二要擴大社會宣傳。通過完善立法、加強普法、強化執法,不斷提升國門生物安全的社會認知度和影響力,加強對外來有害生物和動植物疫情疫病人為跨境傳播的法制約束力。繼續組織開展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國門生物安全進校園、進社區、進機關、進手機、進客艙、進車廂”主題活動,利用“4.15”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等,提升公眾維護國門生物安全的法律意識和行為自覺,志願參與涉及國門生物安全的相關研究、決策和保護行動,逐步形成人人關心國門生物安全、人人維護國門生物安全的社會氛圍。

  三要推進國際共治。廣泛宣傳我國國門生物安全法規制度,提升世界各主要貿易夥伴國家企業、公民的知曉度。繼續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周邊及非洲國家以及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歐盟等傳統貿易國家和地區動植物疫情防控合作,從源頭控制疫病疫情跨境傳播風險。幫助東盟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升檢驗檢疫技術和檢疫處理技術水平,推動周邊國家動植物疫病疫情防控能力的整體提升。積極參與國門生物安全國際規則和標準的制修訂,積極表達利益訴求,友善推廣先進理念,推動建立公平、公正、科學、合理的國際生物安全管理規則,促進國際生物安全全球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