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頻道>>地方質檢新聞>>地方新聞
崔琦:從農村走向諾貝爾領獎臺

  

        崔琦是著名的美籍華裔物理學家,因“分數量子霍爾效應”的重大發現而榮膺1998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繼李政道、楊振寧、丁肇中、李遠哲、朱棣文之後,第六位華裔諾貝爾獎得主。

   “驢娃兒”走向成功

   崔琦出生在中國河南省平頂山市寶豐縣肖旗鄉范莊村一個農民家庭,他的出生給年逾半百卻無子的崔長生夫婦帶來了無盡的歡樂,他們給孩子取了個乳名叫“驢娃兒”。1947年,寶豐解放後,崔家被劃為富農成分。然而,崔家除了兩間破草房,十幾畝地,再加一頭小毛驢外,早失去了往日高門大戶的風采。出生在“富農”家庭的崔琦,並沒有過上什麼優越的生活。但他從小就天資聰明,這在十里八鄉是出了名的。

   崔琦有三個舅舅,他和姐姐就是跟著三舅讀書習文的。在舅舅的教育下,崔琦的三個姐姐都是大學畢業,崔琦也自小熟讀四書五經。崔琦的父母雖然都是農民,但不管生活多艱難,頗有遠見的母親還是毅然堅持讓孩子們讀書。

   1958年,崔琦獲得美國全額資助,進入伊利諾斯州的奧古斯塔納學院學習,那時全校只有他一名華裔學生。崔琦在從河南輾轉到香港、從香港輾轉到美國的求學歷程中,克服了種種挫折和困難,培養了堅韌的性格。正是這些經歷和這種性格時刻鼓舞著他勤奮學習,努力向上,最後崔琦以優異的成績從奧古斯塔納學院畢業。

   為了進一步深造,崔琦來到芝加哥大學師從史達克教授。在這裡,崔琦對物理學產生了特別的感情,於是開始對物理學研究投入更多的精力,當他圓滿完成這裡的學業後,被美國貝爾實驗室錄取從事研究工作。在美國,貝爾實驗室被稱為“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搖籃”,崔琦正是在這裡和施默特發現了“分數量子霍爾效應”,兩人因此在1998年共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感恩母親

   崔琦的母親王雙賢是河南省寶豐縣肖旗鄉人。當時,王家是附近有名的富戶,擁有數百畝良田。王雙賢是這個家庭堸艉@的女孩子,由於父親固守“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訓,王雙賢沒能接受教育,但這並不影響她有著不同於常人的長遠見識和博大胸懷。在與哥哥們的相處中王雙賢深知教育對一個人成才的重要意義,因此在有了四個孩子之後,不管生活多麼艱難,她都堅持讓孩子們讀書。

   崔琦出生時母親已經37歲,父親42歲。崔琦的父親崔長生又是崔氏家族中的老大,所以,崔琦的出生給家人帶來了莫大的驚喜。即便如此,母親卻從來沒有嬌慣兒子。崔琦稍大一點就幫家媟F活,農忙時他幫父親在田媟F活。王雙賢深知,人必須能吃苦,否則長大就會養成好吃懶做的毛病。

   王雙賢心地善良,樂於助人,這在崔琦的老家是人人皆知的。早些年村堛澈臚l們因為時常吃不飽飯,便有事沒事地到崔家玩,目的是在崔家找一些東西吃。王雙賢知道孩子們的心思,只要孩子們一來,她就會把家堛漯F西拿出來給大家吃。基於母親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崔琦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始終保持著與人為善、替人解憂的優秀品質。

   崔琦在學業上的成就也是得益於母親的深明大義。1949年,崔琦在新寶鎮的石橋區高皇廟高小畢業後,由於當地沒有中學,只好輟學在家。這可急壞了母親,1951年母親毅然決定讓他到香港讀書。崔琦在香港讀書期間,因為語言交流不便及生活艱難等諸多原因,強烈思念在家鄉的母親,他曾寫信給母親要求回老家。母親收到信後,通過別人轉告崔琦不要想家,好好讀書求學才是對父母親最大的安慰。崔琦的父親崔長生已身患重病,臥床不起,直到1959年夏天父親去世,母親都沒對他透露一絲消息。在這之後的九年間,母親不管自己身處多麼艱難的境地,甚至在81歲高齡時住茅草庵,都沒有影響兒子的學業。1967年,崔琦在芝加哥大學獲物理學博士學位。一年後,母親王雙賢寂寞地離世。談到母親的去世,崔琦曾一度懊悔得流下淚水,他坦言如果自己當年沒有出外求學,那麼母親也不會在三年困難時期去世,沒有為父母盡孝,成為崔琦一生的遺憾。

   治學嚴謹 興趣廣泛

   崔琦治學嚴謹,對自己鍾愛的物理學研究事業孜孜不倦。他喜愛做物理實驗,需要時常常是全身心地投入研究。有時為了實驗研究的需要,他不惜四處奔波,走遍波士頓及佛羅媢F州,就是為了找個強力磁場以進行他的“量子液體實驗”。不管是如何複雜的實驗,在崔琦看來,都無異於一場有趣的遊戲,總能令他興趣盎然地投入進去。他覺得,能隨心所欲地設計新模型,製造出一些用錢買不到的新產品,那種滿足感是難以言表的。

   常年沉迷于物理實驗的崔琦,商業與金錢的氣息常常令他感到心煩意亂。1982年,也就是發現“分數量子霍爾效應”後不久,崔琦決定離開貝爾實驗室,前往美國現代物理學的重鎮———普林斯頓,理由是“做實驗又有何難?作研究報告才煩人呢”。

   在別人眼堮{勞無功的事,崔琦偏偏感興趣,總要親自實驗,眼見為實,並從中提出個人的獨到見解。他常常根據自己的新想法去製作實驗儀器,也常常親自設計新穎的實驗方案。分數量子霍爾效應的發現,恐怕要算他的許多新想法中最為重要和令人驚奇的一個了。為了能進行這種實驗,崔琦自己設計了一種新穎而獨特的實驗環境:把兩種不同的半導體和砷化鎵像“三明治”那樣夾在一起,這樣,在兩個半導體界面間電子顯然加強了。隨後,把溫度降到0.1K,由此帶來了量子物理學中完全出乎意料的重大發現。

   在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後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崔琦仍是一身平常打扮:淺色的襯衫外套,深色的長袖毛衣和西裝褲,未打領帶,頭髮也未特別梳理,皮鞋也未特別擦亮。當有記者問及他得知自己獲獎的消息有何感想時,他笑著說:“不必把它看得太認真,生活依然繼續,我也將像往常一樣在普林斯頓大學教書、埋頭于物理學研究,因為那是一個令我感到其樂無窮的世界。生命中有許多美好的事物,獲獎是自己一生中遇到的許多美好事物中的一件,應心存感激。”

   ———摘自《人物週刊》